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许鸿飞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翡声飞语——许鸿飞翡翠雕塑艺术论

2016-05-18 15:14:5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毛建波
A-A+

  至今为止,与广州雕塑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雕塑家许鸿飞先生尚未谋面,但在广东美术馆、广州雕塑公园、广州艺术博物院、东莞岭南美术馆等地参加艺术活动时,早已经邂逅过许鸿飞以铜、石、木头、泥土等材料营造的“肥女人”雕塑,不仅私心非常喜欢,而且常常看到观众模仿“肥女人”的姿势与作品合照,于他的雕塑反响颇为热烈。

  1963年出生的许鸿飞,站在中国当代雕塑大改革的节点上。中国传统雕塑主要分为仪卫性雕塑(陵墓雕塑)、宗教雕塑、装饰雕塑(民俗性及其他内容的雕塑)三大类,多数呈现为极强的写实性与功利性,独立的雕塑相对很少。二十世纪初,欧风美雨,西风东渐,中国引入了西方雕塑教育体系,由于社会现实与需求,写实主义雕塑进一步发展成为中国雕塑的主流。随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重新改革开放,中国社会终于进入另一个拐点,走上多元的发展道路。中国雕塑界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艺术家的关注视野从以往对伟人的讴歌、对重大题材表现的一枝独大,转向多维度、多元化,转向现实世界中的平凡人。雕塑在艺术家的眼中被重新理解与定位。

  许鸿飞也是重建雕塑意义的艺术家族中的一员。1990年,许鸿飞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专业毕业。在广美接受的系统的学院式训练使得他可以随心应手利用任何材质将他心目中对雕塑、对生活的理解表现出来。毕业后,许鸿飞一直坚持着自己的雕塑创作,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雕塑作品。

  “肥女人”是许鸿飞雕塑的主要题材,他创作了一系列的“肥女人”雕塑。选择“肥女人”,源于许鸿飞内心对现实生活的关注,他是一个注重创新的人,不愿意重复别人已经创作过的形式、主题。“肥女人”是一个全新的诠释雕塑的视角,是一个属于许鸿飞个人的艺术符号。由于许鸿飞对人物性格特征和内心活动有着过人的洞察力,能够捕捉到稍纵即逝的微妙表情变化。他的“肥女人”的“传神阿堵”被虚化模糊,女性特征放大,全像基本没有什么装饰,偶尔用几根线条表示衣纹。“肥女人”被动态地形态艺术化夸张,其艺术形象更具感染力。

  虽然许鸿飞的雕塑创作以“肥女人”为主要题材,但他却不是单一刻板的重复。在研判许鸿飞的雕塑成就时,许多专家首先会关注他的速写艺术,他高度重视速写对观察能力与造型能力的持续提升,日常生活中,许鸿飞时时会拿起速写本画速写,以记录鲜活的市井生活场景与稍纵即逝的创作灵感。他的速写线条利落而富有变化,对描绘对象的特点把握精准,富有生气。大量的速写练习为许鸿飞的造型能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通过其速写,已经可以看到日后成熟的“肥女人”形象的雏形。许鸿飞雕塑的每一个“肥女人”,动态各异,或趴,或站,或坐;神态不一,或嬉,或笑,或专注,既具浓浓的世俗气息,又颇具人文精神。如作品《海笑》刻画了站在滑板上享受冲浪快感的自信的“肥女人”;《爱之歌》刻画了与小孩玩耍逗乐的温柔的“肥女人”;而《浪花起舞》刻画了与男人欢跳探戈的性感自信的“肥女人”。许鸿飞的“肥女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唯美的题材,甚至稍稍显得有点俗。但这是通俗,而不是低俗。正是因为许鸿飞塑造了一系列生动有趣的“肥女人”形象,有学者称颂他的“肥女人”雕塑为“平民史诗”。

  2010年是许鸿飞雕塑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他偶然间应朋友之邀参与了缅甸内比都翡翠公投会,与翡翠原石邂逅而一见钟情。翡翠作为玉石的一种,其本身的温润感,颜色的丰富性,非常适合表现微妙的光影变化。这让许鸿飞有了新的灵感,他一发而不可收地一次次奔赴缅甸选翠、购翠,出人意料地将翡翠作为“肥女人”雕塑的新材质,开创了“翡女人”的新阶段。

  在多数人的心目中,翡翠是昂贵的饰品,是贵妇们的竞相追逐的宠物,所以当我的眼光骤然与许鸿飞的“翡女人”相碰撞时,也是始而吃惊,继而欣喜,再而痴迷,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被打动、被震撼。这些用翡翠雕塑出来的“肥女人”,比起之前的铜“肥女人”、玉“肥女人”、木“肥女人”,更加温润、更具风姿,更有女人味,更能表现“肥女人”的内涵。

  灵石不语,自有生命。对于许鸿飞来说,每一块翡翠原石都是孤品,重要的是要将惟一的孤品创作成精品。当千辛万苦地找到一块翡翠原石后,要想好做何题材,这个过程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读料”,跟石头的沟通,是艺术家许鸿飞与石头对话的过程,是心灵与灵石碰撞激荡的过程,是一个花费时间、更花费心力的过程。只有构思巧妙,艺术家才能赋予翡翠原石以独到的生命力,完成其与生俱来的使命。在构思好题材之后,就是“问料”,也就是如何下手,哪里刻除,哪里保留,面对翡翠这一昂贵的材料,许鸿飞认真构思,反复斟酌,待胸有成竹,方才进入雕刻阶段。一方面,许鸿飞尽可能地根据原石形状最大化地运用材料,另一方面在深思熟虑之后,雕塑家又以庖丁解牛的决绝,根据构思,大刀阔斧,运斤成风。此时,在许鸿飞眼中,翡翠不再是珍稀宝石,而是回归到普通的雕塑材料,尽可能地呈现其材质美、内涵美。由于翡翠材料的限制,较之许鸿飞以往的“肥女人”系列雕塑,“翡女人”通常只有20、30厘米见方,可以算是几案上的小品,但观赏许鸿飞的“翡女人”,形制不大却显得大气,耐人寻味。

  《礼记•聘义》记载:子贡曾恭敬地求教老师孔子,为什么君子贵玉而贱珉?孔子答曰:“非为珉之多故贱之也;玉之寡故贵之也。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长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道也。《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翡翠之于许鸿飞,也在于翡翠能最好地凸显“肥女人”的身心。许鸿飞这一创造性的改变,扭转了翡翠的前身后世。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去猜测许鸿飞锤下的翡翠原石的价格,我们感受到的是肥女与翡翠如此天造地设般地两相宜。两者是如此的和谐契合,似乎那些翡翠就该塑造成肥女人,而“肥女人”又非翡翠无以表现其极致,是“肥女人”给予翡翠生命力,是翡翠成就了“肥女人”的神韵。

  许鸿飞是一个敬业、专注、认真的雕塑家,一个勇于思考和热于探索的人。他的成功是长期努力的结果,他的作品已经进入到一个自由表现的境界,他对材料和工艺技术的把握,他对雕塑艺术语言的谙熟与纯化,使得他能将雕塑艺术语言、雕塑材料语言与雕塑技术语言巧妙地融为一体,创造出一种雕塑的新语言模式。这建基于许鸿飞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深刻认识和理解,他的作品总是透出淡淡的文人气息,即使是“肥女人”这种容易陷入艳俗的题材,经过他的雕琢,也能散发出文人味。

  艺术家的培养与艺术风格的形成,犹如玩家养玉,璞玉在手,慢慢把玩,要养到皮壳温润“开口说话”,殊非易事,而正是这种“昭昭无尽期”吸引着艺术家不断探索。许鸿飞的艺术风格已然形成,但不停留于此的许鸿飞还会给艺术界更多的惊喜。不妨引用大家熟知的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中诗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或许,“翡女人”系列可能只是许鸿飞雕塑生涯中的一段,以后可能会淡出其创作。但是我相信无论将来许鸿飞是否改变雕塑材质,“翡女人”阶段的艺术创作,必定会在其整个艺术历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行文至此,突发奇想,正携作品在世界各地巡展而“蜚声中外”的许鸿飞,如将“翡翠”雕刻的“肥女人”系列作品移师“翡冷翠”(佛罗伦萨)展出,倒也不失为艺坛佳话。总之,许鸿飞年方半百,做为雕塑艺术家,他正届心智、体能两旺的盛年,正值创作激情喷薄而出的丰产期。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贡献出更多更好的雕塑作品。

甲午春分于钱塘养正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许鸿飞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